您当前的位置 :娱乐频道 > 综艺 正文
关键词:
“达人秀”选手赛后现状调查 成名之后各自飞

发布时间: 10-10-19 15:22       稿源: 新闻晨报

  如果不是《中国达人秀》,谁能想到推着流动摊卖鸭脖的夫妇、为博瘫痪妻子一笑的机械工、头发全白的破产千万富翁、自卑的小胖子、身体停止生长的侏儒症患者,这些和你我一样在生活中有着各自烦恼的选手,因观众的关注而改变了他们的生活。

  然而,再华丽的盛宴也有结束的时刻,再难忘的场面也有模糊的一天。

  《中国达人秀》总决赛结束了,那些曾经站在舞台上被聚光灯照射的选手们,他们还能回复到过去的生活中吗?

  刘伟   忙得没时间回家

  作为首届《中国达人秀》冠军,世界的大门已经向刘伟慢慢打开。

  曾经为排练7天只睡15小时的他,总决赛结束以来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休息,“身体状况不是太好,具体要看医生怎么说了”。一路走来,他始终淡定,听从节目组和工作人员的安排,就算赛后依然如此,“我一直是普通人”。目前他还留在上海,和节目组开会沟通签约、发展意向和活动安排,北京的家,暂时还来不及回。

  国外各主流电视台的采访邀请、拉斯维加斯的世界达人驻场演唱会、参加蔡依林演唱会、和世界达人签在一个公司……刘伟的档期已经排到了明年,大多为出国访问和慈善活动,商业活动几乎统统推掉,“将来已经迫不及待地跳入了我的眼前,想要做的事情很多,但做音乐是绝对不会变的。普通人能做到的,我一定也能做到。只要内心强大,人就会强大”。

  张冯喜   妈妈不同意签约

  《中国达人秀》总决赛的赛后发布会结束已是零点,习惯于21点睡觉的张冯喜在台上犯困打瞌睡,几乎什么话都说不出了。心疼女儿的张妈妈本想直接回家,但被告知随后的庆功宴上有领导要来,于是张妈妈带着女儿匆匆赴宴,“领导来了后,我们就提前走了”。

  11日,小冯喜睡到中午才起床,“她真是很累很累了。睡醒之后,我洗衣服、烧菜,晚上帮她温习功课,第二天她就恢复上学了。我们跟她讲,把参加比赛当参加夏令营、春游一样的活动就行,现在比赛结束了,当然得继续上学”。

  尽管张妈妈这么说,但不争的事实是,《中国达人秀》的确改变了张冯喜原先的生活状态。她在开心网上有帐号,但目前已经不大上了,因为太多人想加她为好友,网友们还争着送菜给她;各电视节目和活动争相邀请她参与录制,国庆期间她的画面在各个频道“轰炸”;而张冯喜盼了很久的世博园之行也因为决赛而再度延后,为避免被观众认出来,她会戴上帽子悄悄入园,尽量去参观那些不用排队的场馆……

  12日是张冯喜恢复正常上学的日子。张妈妈说,小冯喜回家后挺开心的,还告诉妈妈这一天上了音乐课、语文课,同班的小朋友见到她也没有大惊小怪,“他们都已经习惯了。反而是其他班的小朋友觉得有新鲜感,在走廊里和她打招呼的人不少”。至于学习成绩,张妈妈觉得没有影响,“很多知识她在上学前就懂了,她才一年级,不会有太大影响。刚进行了个小测验,她拿了90多分,冯喜说老师还表扬她了,毕竟好几天没上学嘛。当然,我是觉得小学一年级考90多分也没什么稀奇,就问她其他小朋友考得如何,听说有80多,也有100分的,那我就继续问她是因为什么原因没考到100分,她说是粗心,我就没有再问下去,这样可以了,为分数斤斤计较也不太好”。

  原则上,进入8强的选手都会与SMG签约,这段时间选手们都在忙着签约事宜,但张冯喜是个例外。张妈妈的意见是不签,“小朋友她不懂这个事情。我们家里的意思是不签,当然可能会有一些电视台的通告实在没法拒绝,但我们现在是能不接就不接,连《家庭演播室》这样的节目我都推了。至今我起码已经推了七八个节目通告了,连外地电视台都有邀请。我们这样也是爱护孩子,她毕竟不是明星,不在演艺圈,而且现在就算我们不上电视,也会被拿出来当作话题讨论”。

  围绕着张冯喜的争议,是“天真”与“天才”的争论,张妈妈知道这些争议,觉得有些评论对张冯喜太不公平,“虽然我可以不让她看这些,但她毕竟还小,老师和其他家长的言行可能会影响到她,希望大家对她正面鼓励能多一点。其实她在家里是蛮顽皮的小孩,比一般孩子更天真”。

  对于孩子的未来,张妈妈和天下大多数家长一样,期盼孩子能通过正常途径上学做些学问,而非成为小童星,“凭我们冯喜的聪明才智,她做什么都可以。现在她的个人兴趣在搞搞小发明上,这样挺好,以后就算她一定要进演艺圈,我们不会逼她,但一定会让她考虑清楚”。

  许娜夫妇   鸭脖店一波三折

  许娜周彦峰夫妇的鸭脖店遇上了波折。

  曾经有某鸭脖企业主动联系到节目组,希望为夫妇俩提供一间门店,让他们告别流动摊贩的生涯,以正规渠道销售他们的鸭脖和卤味,并为他们免除半年的水电费和房租。节目组为双方搭桥成功,选址在茅台路,程雷甚至还在许娜参加的那场半决赛中为他们免费打了个小广告。然而节目播出后,麻烦来了——该鸭脖企业也只是门店的承租方,提出转租给许娜夫妇时并没有告诉房东,而房东见到节目后对于接纳许娜夫妇这样的“明星租客”很是担心,生怕双方万一发生纠纷,许娜夫妇会因其知名度而博得更多同情,自己吃亏不划算,再三考虑后,决定拒绝出租。

  这样一来,原本开张在即的门店不得不重新选址,而在这个过程中,产生了另一个问题:许娜夫妇希望打出的是自己的招牌、自己制作的卤味和鸭脖,但鸭脖企业的各加盟店却规定得走统一的订货渠道,未获得卫生许可证的他们,还无法实现最初的梦想,只得把这个问题暂时搁置。许娜告诉记者,目前新选址的门店正在装修,预计本周开业,“这几天亲戚朋友们往来很多,还在忙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流动摊已经不做了”。

  参加《中国达人秀》,给许娜带来的另一收获是见到了偶像田震本人。许娜是田震的粉丝,声线酷似田震,比赛时唱的也是田震的《干杯朋友》,当《笑林盛典》促成两人同台、田震张开双手拥抱许娜时,她还激动得哭了,“我丈夫是在听我唱了田震姐姐一些歌之后表达了对我的爱意,之后他就成了我的真命天子”。

  回想起和田震的那次会面,许娜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太喜欢她了,我现在30岁,她对我这30年的生活有很大影响。我很想见到她,那次算圆了我一个梦吧。记得那天我比较激动,上台后没心思想其它事,话也说得语无伦次。田震夸我唱得好,其实我怎么比得上人家几十年的功力呢?挺遗憾的是,那天录制的时候时间比较晚,我们只是在台上交流了一会儿,之后她提前走了,我也有别的节目要录,结果没能留下她的联系方式……”

  不过,撇开种种小遗憾,许娜对于目前的改变还比较满意,“最大的变化是很多人认识我们了,有观众会在路上和我们打招呼,亲友们看到节目后给我们打电话,连我们住处的房东都看过《中国达人秀》,他一开始见到我出现在节目中还挺惊讶的。当然他也没因此给我们免房租,真那样我们也不会接受”。

  比赛期间,夫妇俩排练、通告很多,婆婆年纪大了照顾不到家里,许娜还把妹妹接来住了一个月,“帮忙带孩子,现在妹妹刚走”。他们没有搬家,也没有买房打算,只是想着等经济稍微宽裕之后简单装修一下,“小屋太旧了,有点潮。如果有机会,我还是希望能上台展示才艺”。

  高逸峰   包子店要开遍世界

  和《从头再来》时的积郁不同,如今的高逸峰谈起未来时情绪亢奋,充满期待。

  高逸峰也在谈签约事宜,但和其他选手不同的是,他有自己的底线,“工作量别太大,我每个月得有四分之一的时间照顾生意,再腾出一部分时间和家人在一起。毕竟我和单纯的艺人不一样,公司不用花时间包装我,我也不愿意签太长的期限,所以应该是一年一签。我的舞台梦想没有停止过,这次将续上14年前中断的梦,我为自己写了一首歌,届时会出单曲,但也许到了明年,我的知名度下降了,我们不再续约了也说不定”。

  他愿意把更多的时间放到打理生意上。高逸峰妻子是上海人,孩子在上海读书,目前他们在杨浦租了房子,有在上海长住的打算,在合肥的包子铺也将搬到上海,“比赛期间合肥的店停了,现在正在上海选址,有几处都在谈。上海店的投入会将近百万,很多老朋友都愿意入股,不再将是我一个人的资产了。设备是现成的,快的话两三个礼拜就能开出来”。

  除了资金,高逸峰入的还包括“名气股”和“配料股”,“包子馅的配方是我的,正常的话配一次馅可以存放五六天,那我每周工作一天就行,其余时间我爱人去打理。我现在有些知晓度,能带来一些人气,所以店里也会放上我比赛的照片,当然包子店长期要走下去的话还是得看产品本身。我测算过每平米多少人流量、成交量才能盈利。”他甚至跑遍上海,也实地调查过巴比馒头等加盟店的模式,“这些店早上7点半排队排得很长,但上班高峰过去后生意就迅速冷了下来,没有拳头产品,这是他们最大的问题。虽然包子这个产品很小,但制作简单历史悠久,市场很大,我考虑的模式是外卖加堂吃,包子店的产品可以增加到汤包、生煎、包子几种,如果有别人愿意加盟,我们会形成连锁店,之后甚至开到美国、覆盖全世界……毕竟之前做过商人,不是夫妻老婆店,还是挺有把握的。大家对我的期待值也很高,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”。

  梦想的实现,需要老朋友和家人的支撑。除了重开包子铺,《中国达人秀》还给高逸峰带来了另一个意外收获——上台演唱《从头再来》前,他遇到了一位失去联系已久的老友,“是我以前企业的一个基层员工,他现在开了一个演艺学校,带他的学生来参加节目”。这位以前的部下曾经受他恩惠,认出了高逸峰后抱着他说起了自己的故事,“我们如今保持着联系。他现在不错,具体多少身家我不知道,但他告诉我,他旗下有专职老师100多个,营业收入达到千百万。他说过去我们企业里的那些员工都很想我”。重逢的那一刻,两人都唏嘘了……

  蔡岫勍   高跟鞋给了服务员

  很多人一开始不知道蔡岫勍的名字怎么读,“小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名字很难写不喜欢,后来又觉得名字听起来很俗气又不喜欢,现在才知道父母的用心良苦,岫是山的意思,勍是强大的意思,一个表坚,一个表强,合起来就是坚强”。

  获得季军,她倒没认为是靠着自己的坚强,“这个舞台有能力的人太多了,我只是幸运”。比赛结束后,她睡了一整天,没有回广东汕头的家,而是将妈妈接到了上海,陪她住在酒店里一起商量怎么签约,“有一点点被动,毕竟我只是小选手。不过很多基本信息现在还不清楚,只是刚刚开始谈,到时候爸爸也会一起过来商量。爸妈希望我对于签约能慎重一点,不用太着急”。

  除了为昨日《中国达人秀》特别节目做一些准备外,蔡岫勍上一周轻松多了,“我今年7月已经毕业了,现在也没特别的事情,看看签约后会安排些什么工作吧。如果有机会,影视、唱歌我都会尝试一下,但最重要的还是唱歌。我还需要再学习学习,希望未来能有一天能出专辑,我还会试着学创作,如果可以希望自己能成为原创歌手”。

  从初赛到总决赛,蔡岫勍已经接受了一些专业训练和指导,但是对于舞台浓妆还不太认可,“大家都觉得我自然一点比较好,我也提出了这一点”。至于镜头感、台风等问题,她有点小得意,“其实我对于镜头一点也不陌生,还挺适应的。爸爸喜欢摄影,我从小就盯着他的镜头看,面对镜头从不害怕。歌唱方面我有一些进步,但老师讲的要点我经常会忘掉,真苦恼”。

  对于进演艺圈,她没有明确的目标和强烈的野心,“顺其自然吧,我没有太大的目标……上帝是公平的,他多给了我几分好嗓子,也多给了我几斤肉。但对容貌,我相信自己能同歌声一样美丽。《中国达人秀》戴在我头上的光环总有一天会消去,而我自己的不足还很多,尤其唱歌方面,要努力将感情投入进去,还有技巧也需要进行更专业的学习。但我永远不会放弃唱歌,它是我幸福的源泉”。

  有意思的是,初选中号称要“丢掉高跟鞋”的蔡岫勍,最后还是把在舞台上扔掉的高跟鞋带回了住处。那双鞋是她在网上花45元买的,“宾馆楼下的服务员看到了节目之后说很喜欢,我说我找找看,喜欢就给你,结果她就当作纪念品拿走了”。

    
编辑: 张璐   

 相关新闻

"达人秀"冠军刘伟出席慈善活动 与陆毅夫妇同台   2010-10-19
“达人秀”冠军刘伟:我和当初没有不同   2010-10-12
《达人秀》刘伟夺冠 张冯喜蔡岫分获亚季军   2010-10-11
达人秀刘伟无悬念夺冠 比赛环节实为录播   2010-10-11
 

主办:淮南市广播电视台   版权所有:淮南新闻网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205137
淮南新闻网登记备案号 06011号 皖ICP备06000649号 淮南广电网 皖ICP备07502646号
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-mail: gdjwm@126.com
欢迎各大媒体转载 转载请注明 ( 来源淮南新闻网 ) 谢谢您对淮南新闻网的支持